跨過鴨綠江的那些“鋼鐵運輸線”
 丹東新聞網 2020-10-21 07:42:42

圓明園內有斷壁;鴨綠江上有斷橋。

風穿斷壁,嗚咽著近代中國的一段屈辱;浪擊斷橋,鏗鏘著新生中國的一曲壯歌。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江水奔騰,壯歌未歇。

70年前的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首批作戰部隊從這里過江,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這既是對美國武裝干涉朝鮮內戰、悍然侵入中國臺灣海峽、越過朝鮮半島“三八線”進而轟炸我國東北邊境地區的回擊,也是對朝鮮勞動黨和政府請求中國給予直接軍事援助的回應。

鴨綠江“雙橋”

為阻斷志愿軍前線與后勤運輸之間的紐帶,1950年11月8日,以美軍為首的侵略軍在鴨綠江上空狂轟濫炸,橋梁被攔腰炸斷,靠朝鮮一側的橋面頃刻沉入江中,僅留下光禿禿的橋墩。輸電線路也被炸毀,導致抗美援朝戰爭大后方的最前沿——鴨綠江畔的安東市(現為丹東市)停電、停水、停工、停業,陷入癱瘓。

侵略軍能炸斷的,是有形的鋼梁,不能炸斷的是比鋼梁更硬的斗敵意志,一條“打不斷、炸不爛的鋼鐵運輸線”成為侵略軍揮之不去的噩夢。

斷橋即鴨綠江“雙橋”中的“下橋”,是座公路橋。其上游100米處的“上橋”則是座復線鐵路橋。“下橋”既斷,公路運輸如何保障?有辦法!“上橋”復線鐵路中的一條,改成公路即可。鐵路工人、電力工人、通信兵、測繪員等“逆行者”冒著敵機轟炸與掃射的危險,連續作業搶修保通。

他們的忙碌與無畏,“上橋”的枕木知道,“下橋”的彈痕知道,當人們把瞻仰的目光投向它們,便是在向他們致敬。今天,這處抗美援朝丹東遺址以新的橋名——中朝友誼橋和鴨綠江斷橋,分別成為市級和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鋼鐵運輸線”

沐著秋陽,溯流而上,本報記者去尋訪更多的遺址——更多的天塹通道。

行至“雙橋”3公里外的鴨綠江大沙河入江口,抗美援朝紀念館副館長張校瑛指著未現異常的水面告訴記者:“如果在高空俯視,能看到水下的遺跡。”它原是一條專為抗美援朝戰爭運輸而鋪設的鐵路線,戰后拆除,如今只在水下遺存了10余座橋墩。再往上游,是鴨綠江木結構鐵路橋遺址、馬市村公路便橋遺址……它們有的是易于拆卸的便橋,有的是橋面剛巧被水淹沒、敵機偵察不到的水下橋。志愿軍的后續部隊、兵站醫院、輜重、給養……趁著侵略軍打盹的功夫就能一夜過江,助力前線。

這離不開多兵種聯手的空地保障:空軍掩護;志愿軍雷達部隊、探照燈部隊、高射炮兵協同作戰,捕捉敵機,迫使侵略軍中斷夜間轟炸行動;鐵道兵、工兵預先檢修線路;后勤部隊司機為水下橋破冰開路;運輸連戰士把卸下的汽油分散隱藏……

能將敵機、炸彈、志愿軍空軍、防空部隊、后勤部隊、醫療分隊、探照燈、照明彈、橋梁、鐵路、公路、火車、汽車、人力車等元素集約呈現的,是抗美援朝紀念館的“鋼鐵運輸線”輔助陳列。該館內,這樣的輔助陳列還有“抗美援朝戰爭歷程實景沙盤” “激戰云山城” “冰雪長津湖” “無敵坑道” “鏖戰上甘嶺” “奇襲白虎團”等。它們綜合雕塑、油畫、圖表、聲、光、電等多種表現形式,讓觀眾身臨其境,仿佛置身70年前的戰火硝煙。

轉自《文匯報》(中共丹東市委宣傳部協助采訪)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