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鏗鏘鼓樂“守”藝人
海寧 丹東新聞網 2020-10-12 09:28:58

項目釋義:鼓樂亦稱鼓吹、吹打,是以民族管樂器和打擊樂器為主的傳統器樂演奏形式。主要用于婚娶、喪葬、廟會、燈節及農閑時娛樂等活動中,在丹東地區流傳已有百年。

人物簡介:戚喜來,1973年生于寬甸,13歲跟隨父親學習嗩吶、笙、笛、簫等民族樂器,戚家鼓樂班第三代傳人,2019年被確定為丹東市第六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丹東鼓樂代表性傳承人。

寬甸滿族自治縣石湖溝鄉老道排村距離縣城七公里,村里常能聽到清脆的嗩吶聲持久不衰。

自幼學習《工尺譜》

“從我爺爺那輩就開始(演奏鼓樂)。”戚喜來告訴記者,家里爺爺、父親都是民間藝人,由爺爺組建的戚家班活躍在寬甸、丹東、鳳城、東港等市縣鄉鎮,延續百年,在當地小有名氣。他是這個家族樂班的第三代傳人,從事鼓樂演奏已有34個年頭。

介紹家族歷史時,面容黝黑的戚喜來還略顯拘謹,但讓他吹奏一曲時,卻熟練地將嗩吶放到嘴邊,神情專注,沉浸其中。

“我小時候沒有簡譜,學的是《工尺譜》(中國戲曲記譜法,以音高符號為工、尺等字而得名)。”戚喜來說,曲譜是祖輩傳下的手抄本,早上三點起來背曲譜,練吹奏,一個曲子要練上百遍,直到將所有細節牢記在心,爺爺很嚴格,背錯了或吹錯音就用鼓槌打手心,手經常被打腫。

戚喜來年紀雖小,心里卻憋著一口氣兒。家里、田間、山頭,都是他的舞臺。

靠著一股鉆勁兒刻苦學習,僅用三年,他就掌握了父輩的演奏技巧,16歲出師跟著家人吹奏表演。1989年,18歲的戚喜來覺得所學不夠,決定離家闖蕩。

“爺爺說過干到老、學到老,做這行要接觸新事物,父親也鼓勵我多學多看。”戚喜來先后前往大連、遼陽、海城等地學鼓樂,最后拜黑龍江老藝人王富春為師。

經過六年苦練,戚喜來掌握了嗩吶、笙、笛、簫等樂器的演奏技巧,學會了鼻子吹嗩吶、單手吹嗩吶等絕活,成為鼓樂“全把式”,從父親手中接過戚家班,活躍于農村鄉鎮。

?

摘金奪銀上央視

丹東鼓樂是帶有濃厚地方色彩的民間風俗活動,由嗩吶和笙管樂組成,吹奏人數少則三五個人,多則八人十人。丹東地區的鼓樂表演十分活躍,在《安東縣志·婚禮》《鳳城縣志·喪葬》《鳳城縣志·歲事》等縣志中均有記載,具有廣泛而深厚的群眾基礎。

直到今日,戚家班仍沿用著祖輩傳承的傳統民間吹打樂器演奏,以嗩吶、笙、笛子和管子為主,兼有鑼鼓等樂器的旋律,保留了傳承有序的原生態特色。“家里保存著爺爺傳下的老曲本,里面有祖輩留下的五十多首經典的傳統曲目,父親視若家珍,從不輕易拿出。”

戚家祖孫三代和樂器打交道,其中百余年前從爺爺師父那輩傳下的一支雙管,歷經四代傳承,吹奏時依然響徹村野。

戚喜來向記者展示了演奏用的樂器,光是嗩吶就有多種尺寸,不同嗩吶吹出聲音不同。一尺八的大嗩吶屬于嗩吶樂中的“喇叭樂”,音色粗獷沉厚,宜于表現悲愴、哀婉的情緒。而由小巧銅嗩吶主奏的“小喳子樂”,音色明亮高亢,適宜表達快樂的心情。

眾多樂器中,他最擅長嗩吶演奏,對口技、指技很熟悉,演奏的《四破》《八條龍》《打棗》等曲目悠揚悅耳。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他帶領戚家班獲得丹東小戲調演獲嗩吶一等獎、丹東市第二屆民間鼓樂擂臺賽金獎、遼寧首屆鼓樂展演銀獎等多個獎項。因為名聲在外,戚家班還參加了中央電視臺《東西南北中》民樂節目和遼寧電視臺《黑土地》節目錄制,向廣大觀眾展現了鼓樂齊鳴的場面。

近年來,戚喜來作為民間鼓樂非遺傳承人活躍在我市各大非遺展演活動中。在慶新春“丹東鼓樂”對棚賽中,戚家班和3支縣區民間鼓樂班子同臺競技,表演絕活咔戲(一種口技表演),以一支嗩吶逼真地模擬吹奏各種動物的叫聲,引得臺下叫好連連。

?

期待非遺傳承者

邁入新世紀,戚喜來也思考與時俱進的演藝方式。在快手APP上搜索“寬甸來哥”,百余條演奏視頻記錄了戚喜來的演藝生活。這是他宣傳鼓樂的新方式,讓網友感受到不一樣的傳統文化。

他不僅緊跟時代發展,更新多首百姓愛聽的新曲目,還根據演奏時的場面要求和形式變化,將傳統老曲目加以修改,吸收電子琴、架子鼓、貝斯、薩克斯等西洋樂器,使得民樂的聲音更悠揚。

作為丹東鼓樂非遺傳承人,2019年,他帶領戚家班走進沈陽音樂學院,參加“中國非遺·‘遼寧鼓樂’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聆聽專業院校老師講授樂理知識和演奏技巧。還前往山西、陜西、甘肅三省實地考察,通過與南北派的藝人相互交流、切磋技藝,開闊眼界。

隨著時代發展,傳統鼓樂存在式微傾向,戚家班里年齡最大的樂手已72歲。“現在會看《工尺譜》的人很少,爺爺口授心傳下來的老曲子如今能記下的僅剩二十多首,如果不傳承將來連這些都保不住。”戚喜來說,現在很多年輕人連聆聽鼓樂演奏的經歷都沒有,特別是孩子。

藝術最終還是靠人來傳承,戚喜來打破了民間藝人傳統的守舊觀念,只要有人愿意學藝,他便傾力相授。2014年,他受邀擔任寬甸西門外小學的校外輔導員,每周一課向孩子們傳授嗩吶知識。

“戚家鼓樂代代相傳,吹遍四鄉八村,父親曾在2009年被選為丹東鼓樂非遺傳承人,十年后,傳承的接力棒轉到我手上,我感到身上的責任更大。”戚喜來現在已開始教兒子吹奏鼓樂,還收了幾個底子不錯的小徒弟,每天早上五點帶著他們上山練習吹奏。

追逐半生,鼓樂與生活早已交融。“吹響鼓樂,讓更多人聽懂它是我的夢想。”在戚喜來看來,雖然現在環境不同了,但心境仍然純粹,培養下一代的任務仍要繼續。

(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