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鉤沉】 烏拉,安東曾經的流行款
記者 曲竟舒 丹東新聞網 2020-10-13 09:10:49

老話說,東北有三寶:人參、貂皮、烏拉草。

烏拉草是東北地區特有的野草,放在一種特制的鞋里可以御寒,因此,這種鞋被稱為“烏拉”。現在很多鞋都有防寒作用,如登山鞋,女士還可以穿高筒靴,但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以前,冬天穿烏拉,卻是很多東北人的不二選擇。如今,烏拉除做特殊的技藝傳承外,其功能已在生活中消失,成為老關東人的記憶。

烏拉與烏拉草

烏拉是“皮鞋”,多采用牛、馬、豬等皮,以手工縫制而成。一只鞋是由一張皮裁剪縫制,鞋幫鞋底是無縫整體。

因考慮到鞋的美觀、耐穿,同時既合腳又不磨腳,老關東人頗費了一番心思。比如,首先要對所選皮材進行“熟皮”處理,即對皮子進行再加工,使其柔軟有韌性,不易折斷;為防止腐爛,縫制所用的線為皮線,或用油脂浸過的柞蠶絲線;為防止磨腳,接口處一律向外……

穿烏拉,鞋內須放烏拉草。它是生長在東北山坡、草地里的一種普通植物。有兩種,其一,簇生,直立生長,成草葉片高約50厘米,葉片纖細,硬挺;其二,簇生,葉片似韭菜,成草葉片長約20至30厘米,伏在山坡上生長。整簇草狀如山羊的胡須,故又稱“山羊胡子草”。

在把烏拉草放進鞋里前,要用木棒對其進行反復捶打,直到把烏拉草捶成軟絲狀才能使用。當然,“山羊胡子草”因其柔細、易斷,有時晾干也可直接使用。

“窮人的烏拉”

用各種皮子縫制的烏拉絮上烏拉草可抵御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嚴寒。然而,皮子的獲得,無論是價格還是渠道對普通老百姓都幾近奢侈。如今已九十高齡的孫淑珍告訴記者,當年的安東老百姓,自制了屬于“窮人的烏拉”。

孫淑珍出生在東港市合隆滿族鄉,因家里窮,15歲嫁便到了東湯鎮民生村一戶王姓人家。她說,還在當姑娘時,就跟奶奶和媽媽學會了縫烏拉鞋。這個技能,在她當媳婦后用了好多年。

孫淑珍口中“窮人的烏拉”,是以“苞米窩”(玉米棒外殼)編織的。具體做法是,將“苞米窩”用水浸泡至柔軟,撕成條狀,然后搓捻成繩,用這樣的繩編織成鞋。成鞋的最后一步,是將鞋與袼褙(用碎布或舊布糊成厚片)納成的鞋底縫合起來。完成后,再取“苞米窩”,剪去根部堅硬部分,用鐵梳將“苞米窩”反復梳理,致“苞米窩”成為細柔的絲條,“絮”進鞋內,烏拉宣告完成。

孫淑珍說:“無論是在娘家東港合隆,還是在鳳城東湯,大人孩子冬天都穿烏拉,鞋里絮的是‘苞米窩’。”

同樣居住在東湯鎮的王國義老人,童年也穿過“窮人的烏拉”。王國義說,他十幾歲時到附近的咸家村讀私塾。當年他和小伙伴到咸家村要翻過兩座嶺,那個年代雪特別大,穿著烏拉時常要在沒膝深的雪路上走,因為腳上有烏拉,并沒有感覺到特別凍腳。

“窮人的烏拉”并非山里人獨享。家住水源路小區,如今九十高齡的任桂珍老人回憶,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安東(丹東)城區里的許多老百姓,過冬時絕大部分穿的也是“草烏拉”(即用“苞米窩”編制的烏拉)。

已成遠去記憶

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后,市面上出現了一種膠底黑布面內襯棉氈的棉鞋,安東人稱之為“棉烏拉”。棉烏拉的面世,取代了老式的自制烏拉。沒有改變的是,為了保暖,人們仍喜歡把“苞米窩”梳成“烏拉草”,然后絮進“棉烏拉”里。

“那時,大隊放露天電影,社員們晚上收工回家,急忙吃一點飯,然后梳烏拉草,為晚上看電影做準備。”王國義說。

烏拉鞋和烏拉草從人們的生活中消失,應在上世紀的八十年代后,各種棉鞋、棉絮、面氈的出現,逐漸取代了不太美觀的“棉烏拉”和烏拉草。如今的年輕人,對烏拉幾乎沒有概念,但是,被烏拉溫暖過的日子,在經歷過的那幾代人的記憶中卻歷久彌新。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