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鉤沉】鳳凰山石刻里的故事(一)
 丹東新聞網 2020-10-13 09:15:33

鳳凰山被譽為遼東第一山,以其雄、險、幽、奇、秀而聞名東北乃至全國。鳳凰山石刻,更是別具一格,雅俗共賞,可謂鳳凰山的另一道景觀。

據《鳳城市志》記載,鳳凰山上的石刻有40多處,其中大部分的石刻為清代、民國時期留下。

“云程初步”“向上”。在鳳凰山東北坡,開始向鳳凰山攀登伊始,就有一塊崖石,刻有兩處石刻,“云程初步”“向上”。石刻字跡很大,百米外便可辨識,且字體瀟灑飄逸。

其中,“云程初步”落款為丁超。丁超,原東北軍十九旅旅長,后任十四師師長,1934年任偽安東省省長。

“向上”,署名劉樵男。此人無記載可查。此處題“云程初步”“向上”,應有引導游客由此開始攀登之意,抑或是假借登山,隱喻人生應向往更高的目標進發,或兩者均涵之。

再向上行,在民間稱為“大石棚”之所在,石壁之上,刻有“振衣千仞”。

“振衣千仞”出自西晉詩人左思《詠史》,“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詩意為站在崇山峻嶺之巔,任風吹起衣袂,舉目遠眺;駐足奔流的河水之中,讓水浸潤腳踝,暢想未來。該石刻落款為“民國十六年丁卯五月漢章喬賡云題”。

據史料記載,喬賡云,字漢章,遼寧新賓人。曾任奉天陸軍27師執法官,督軍署上校參謀,東三省巡閱使署軍務處長。1921年任航空處長,1923年授少將軍銜。退役后任鴨綠江采木公司理事長。

“青云直上”,此四字,筆法遒勁,氣勢磅礴。落款為“大清光緒八年歲次壬午孟夏上浣山陰屠立咸書”。屠立咸,字德庵,浙江山陰人。1878年5月—1883年8月任鳳凰城鳳凰廳扶民府同知。

“天籟和鳴”,在大石棚附近原靈官廟東側山坡一石壁上,有石刻“天籟和鳴”四字,落款為“民國七年五月武進沈國冕摩崖”。據《鳳凰山山志》(以下簡稱《山志》,載,該石刻于1966年修路時被毀。

沈國冕,字觀澄,江蘇武進人。1915年至1919年任鳳城縣知事。曾纂修《鳳城縣志》,共六十卷,是鳳城縣有史以來第一本較為詳細的縣志版本。此題“天籟和鳴”,真正達到了字景交融。

“俯視清流”,鳳凰山半山腰被稱為“雷公石”處有一瀑布,瀑布飛流直下,水花四濺,蔚為壯觀。巨石一側石身面向溪流前探,似在觀賞瀑布飛濺,流水淙淙。“俯視清流”四字題于其上,其筆力雄勁,題字與景色渾然一體,讓人叫絕。落款為“民國六年五月 馬龍潭題”。

馬龍潭,字騰溪,直隸云慶人,系民國期間駐鳳凰城東邊道第一任鎮守使,留任鳳凰城十余年。

“中流砥柱”,沿“雷公石”瀑布逆溪流而上,在溪流中有一塊兀立的巨石,上有“中流砥柱”四字,筆法厚重蒼勁。據《山志》記載,此四字為曲明允題寫。

曲明允,字涵清,鳳凰城本地人,家住鳳凰城曲家隈子。出身富商之家,自幼聰明好學,光緒三十年經引薦被朝廷任命為河北省清苑縣幫審,后任保定府正審。再任吉林、五常、長嶺等縣知縣、總辦。民國初年回原籍閑居,九一八事變后,曾擔任鳳城地方維持會會長。(待續)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