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何翔宇,我的提問才開始
阿三 丹東新聞網 2020-10-19 10:12:18

人物簡介:

何翔宇,1986 年生于寬甸,2008 年畢業于沈陽師范大學油畫系。現工作于北京和柏林。曾入圍 2014 年“未來時代藝術獎”決賽,并獲得 2016 年第10屆 CCAA“最佳年輕藝術家獎”和同年“ARTNET 新銳藝術家獎”。

參展履歷:

2014年 第 8 屆釜山雙年展,釜山

2014年 第 5 屆橫濱三年展,橫濱

2015年 KW當代藝術學院,柏林

2015年 第 13 屆里昂雙年展,里昂

2016—2018 年 巡回展“土與石,靈與歌”,卡蒂斯特藝術基金會

2017年 第58 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國家館,威尼斯

2019年“故事新編”電影展映項目(放映電影作品《The Swim》),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

檸檬計劃

(一)

近日,何翔宇耗時三年打造的“檸檬計劃”,榮獲2020年“德國最美圖書獎”。這是迄今為止中國藝術家在該門類評比中所獲得的最高獎項,也是繼2009年“可樂計劃”、“坦克計劃”后最為重要的“計劃”單元。它不僅奠定了何翔宇在藝術市場上的地位,從本身而言,也讓其創作走向多元與國際。

2009年,何翔宇做了一件在當時外界看來不可思議的事,他雇傭數名工人把可口可樂煮成糖漿,然后結晶,把固化后的物質磨成黑色粉末作顏料,以臨摹宋代山水畫。

何翔宇把可樂原本在機器工廠中出廠后瓶裝的(被隱藏)具有甜蜜氣味的液體,通過手工的、傳統的方式予以還原,成為可視化的殘渣,最后,再進行廢品至藝術的轉變。這種運用與實踐,讓該作在2015年的北京匡時春拍中以35.65萬成交,創下何翔宇同時期作品拍賣的最高紀錄。

以可樂為元素進行創作,何翔宇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波普藝術先驅安迪·沃霍爾說過:“在可口可樂面前,最富的消費者和最窮的消費者買的東西本質上是一樣的”。但,何翔宇關注的并非是上世紀80年代西方所推崇的平等性概念,而是中國改革開放30年間,如何重新思考外來事物,進而實現多重的認識與運用。這種思考,在當時的藝術界有其先鋒與反思的一面。

(二)

而此前,少有人知道何翔宇一直從事油畫創作。2008年沈陽師范大學油畫系畢業后,何翔宇有過短暫的國外居住經歷。正是這一經歷,讓他感受到語言交流在中西方兩種文化下的障礙與困惑:如何在陌生環境中通過放棄中文方法,學習英語發音以達到最終的對話。這個觀念被他運用到了繪畫藝術中,換言之,言語轉化成視覺后,它在平面上會呈現出何種模樣,這構成了何翔宇的油畫主題。“鳳凰藝術”頻道將此概括為“何翔宇發現了一種新的繪畫方式”。

一般來說,畫家到藝術家的轉變,除創作興趣在某段時間發生偏移外,其背后的邏輯多是現有的藝術形式無法滿足其表達,所以,需更換媒介加以校正、補充。

這個定律同樣適用何翔宇。

油畫到裝置,從內容上而言,姑且可理解為他在題材上的實踐,然而,縱觀何翔宇10年來創作的轉向,其實都是提問方式的不滿足。

?

(三)

“可樂計劃”后,何翔宇并未停止腳步,主題更為盛大的又一計劃浮出水面,那便是“坦克計劃”。

坦克,它的身影多次出現在重大歷史事件中。何翔宇經過4個月的實物測量,使用意大利高檔皮革按真實坦克大小進行制作。35個工人,250多張牛皮,50000米蠟線,近兩年的工作,重達2噸多的坦克被縫制出來。

作品在2014年釜山的雙年展上甫一亮相,再次引發關注。這種由昂貴的材料、復雜的流程所完成的作品,以一種坍塌的姿態橫亙在具有藝術傳統的展館中,符號化、隱喻化、修辭化等藝術手法在這一刻達到平衡。此次,何翔宇已不是簡單的對語言探索,對生產過剩進行提問,他已介入到人文層面審視當下與歷史的關聯,進而叩問、總結與提醒。

從該距離遠觀何翔宇對藝術的理解與自我的打造,他有其特殊的策略,何翔宇不僅以“計劃”系列貫穿始終,還以油畫、裝置、影像、書籍等不同媒介綜合呈現其觀念的發展與變化,而上述這些都是其藝術創作的點、線,最后成面。這些作品背后,何翔宇均在扮演著提問者的角色,當一種方式不能滿足他的野心與問題時,他便調換一種。借用一個句式,他始終以提問的方式進行著最具提問性的活動。

可樂計劃

對話

所有你能想象到的影響一個人生存和思考的因素都同樣會影響到作品。

阿三:從最初的油畫、裝置,再到影像以及近期獲獎的書籍,在媒介的使用上你始終堅持多元化,這種轉變背后的動機是什么?媒介之余的藝術表現,有著什么差異?

何翔宇:任何事物的發展,如果站在觀察者的立場上就很容易總結出“變化”和“趨勢”,對我來說,這是觀察者自己的“創作自由”;我對于材料一直很有好奇心,而材料本身承載和展開的信息也非常豐富,有時我在為議題選擇材料,有時材料自身就在書寫議題。

形式與內核有關系,但不一定是成正比的關系,輕的形式可以有很重的內核,反之亦然。形態和材料之間也是類似的動態關系,它們天然地互相聯系、彼此造就又彼此限制,但我要做的就是打破和重組它們之間的天然聯系。

阿三:你在作品中關注過言語的轉化(油畫),消費主義的符號(可樂)以及戰爭的啟示(坦克),能否闡釋下,是因為當時的思潮對你產生了影響,還是想以這些主題來反映你在當時的創作觀念?

何翔宇:創作不是單線性的,也不只有“內/外向”的單向流動,它是一個有機的動態過程,所有你能想象到的影響一個人生存和思考的因素都同樣會影響到作品。

?

傳統不是藝術史坐標系里一個靜止不動的點,它是一條不斷在延展的線,是一個不斷在演化的概念。

阿三:您理解的當代藝術家是怎樣的?

何翔宇:相比其他職業,藝術家的個人身份在與資本和權力的交纏中可以發揮更重要的影響,同時也承受著更大的影響。藝術家在今天享受著前所未有的介入事件的權利,同時也受當代世界的種種境況影響和滲透,承擔著前所未有的介入之義務。這種權利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純粹與自身身份相關、而不必與資本發生關系的權利。

阿三:如何看待傳統架上藝術在當下的處境?

何翔宇:傳統不是藝術史坐標系里一個靜止不動的點,它是一條不斷在延展的線,是一個不斷在演化的概念,和當下是聯動的:沒有此就沒有彼,看到“彼”才能知道“此”是什么,在哪里。

阿三:科學技術對藝術家創作思維的改變,能否讓藝術出現新的形式,你對技術是怎樣的態度?

何翔宇:藝術一向是和屬于那個時代的技術密不可分的。現在科技的發展和應用更加廣泛,因此也必然成為藝術家會選擇的媒介和主題。人工智能似乎是現在很多藝術家和策展人在關注的話題;這是未來人類社會發展中需要慎重考慮的問題。

阿三:您理想中的藝術應該具備怎樣的品質?

何翔宇:一種向上的精神。

坦克計劃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