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鉤沉】“志愿軍戰歌”誕生始末
 王均 丹東新聞網 2020-10-20 09:09:06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

70年來,這首充滿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精神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以下簡稱“志愿軍戰歌”)被無數人傳唱。2013年中央電視臺“軍旅人生”欄目播出的《麻扶搖——一生只寫一首歌》專題節目中,主持人這樣介紹“志愿軍戰歌”:“在中國音樂史上,這是一首傳播速度最快的歌曲。它創造了幾個第一,該紀錄至今沒被改寫……”

但是,很少人知道,這首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歌曲就誕生在安東。當時,中國人民志愿軍英勇無畏地跨過鴨綠江出國作戰,而“志愿軍戰歌”的歌詞作者,就是在安東待命出征的志愿軍指導員麻扶搖。

麻扶搖接受采訪(左1麻扶搖,中間為王均)

歌詞原是出征誓言

2008年6月27日,筆者在丹東賓館有幸采訪了麻扶搖將軍。他雖然已經82歲,但思路非常清晰,睿智健談。

當我提出要了解戰歌的創作過程時,麻老侃侃而談。

他說,1950年7月,部隊在浪頭四道溝地區集結待命。當時連隊開展戰前動員工作,連營團層層舉行誓師大會。

我作為連隊指導員要代表連隊在團的誓師大會上發言。我反復琢磨,最終寫出了這個豪氣的出征誓言(歌詞)。

團誓師大會上我宣讀后,就在全團傳開。當時,我們還出了板報,這個誓言就抄在戰士決心書的前面。

12月份,連隊戰士在戰場上聽到了這首歌,就驚奇地和我說:“指導員,歌詞好像是你寫的,就是咱們連的誓言啊。”

我也沒有想那么多。當時報刊發表該作品時,詞作者署名為“志愿軍戰士”,作曲是周巍峙。

1954年,全國展開優秀歌曲評選,評出一等獎九首,“志愿軍戰歌”名列榜首。

要確定歌詞作者時,找到了我,后來標明我是詞作者。

筆者又采訪了麻老的夫人梅光同志。她說,結婚后才知道這詞是他(麻扶搖)寫的。

采訪結束時,筆者問:“麻老,您指揮,我們唱好嗎?”

他很高興,做好指揮姿勢起頭唱,在場者同時唱起這首丹東人再熟悉、再親切不過的“戰歌”。

鴨綠江上寫“戰歌”

6月28日下午,筆者又陪同麻老乘船游鴨綠江,沿江中國一側,高樓林立,綠地成片,車水馬龍。

當看到鴨綠江大橋雄偉挺立在江上時,麻老的眼里滾動著淚花,感慨萬千:勝利來之不易,是戰士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

筆者還邀請麻扶搖書寫“志愿軍戰歌”的歌詞,他高興地拿起我準備好的鋼筆,非常認真完整地書寫了戰歌。

后來我查閱了一些有關資料。當年誓師大會后團政治處編印的報刊在顯著位置刊登了這首作品。

與此同時,新華社隨軍記者陳伯堅在采訪時發現了麻扶搖所作的詩句,認為它主題思想明確,很適合當時形勢的需要。于是,就在他寫的一篇戰地通訊《記中國人民志愿軍部隊幾個戰士的談話》中,把這首詩放在文章的開頭,并做了個別字的改動,把“橫渡鴨綠江”改為“跨過鴨綠江”,“中華好兒女”改為“中國好兒女”。他在文章中寫道:“這是記者在前線的中國人民志愿軍部隊中聽到的廣為流傳的一首詩。”

1950年11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這篇通訊,并把這首詩以大一號的字體排在標題下面,重點介紹給讀者。

著名音樂家周巍峙在《人民日報》上看到,便產生了強烈的創作欲望,當天很快譜出了曲。署名“志愿軍戰士詞”、周巍峙曲。

1950年11月30日《人民日報》和12月初《時事手冊》半月刊,先后發表了這首歌,不久后定名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