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鉤沉】鳳凰山石刻里的故事(二)
 厲玉學 丹東新聞網 2020-10-20 09:11:23

在山陰城附近的山坡上和溪流邊有處石刻,為“智水仁山”。

據《山志》記載,“智水仁山”為偽滿洲國時期偽鳳城縣縣長董毓基所題。

在山陰城內的東山石壁上的“福地來儀”石刻是費光國所題。費光國,字英庭,直隸人,原籍江蘇武進,1918年8月任鳳城縣知事,主持編寫了一部《鳳城縣志》。此人喜愛詩歌散文創作,有部分作品流傳于世。

在山陰城內荷花池西側的懸崖上,有“共和再造”四字,落款為“民國五年朱蓮溪紀”。《山志》載:朱蓮溪,字翊周,安徽壽州人。中華民國成立后繼任鳳城縣知事。

山陰城前行約500米的醉仙溪中有一孤石,上刻“山高水長”。該石刻為時任東邊鎮守使東北陸軍第十一師師長湯玉麟所題。“山高水長”石刻古樸大方,剛柔并濟,且有字景相通之意。

在“山高水長”石刻對面的“僧帽石”上有“喜吾鄉有此名山”題刻。該石刻筆鋒圓潤,韻味綿長,題字者為蔡運升。資料顯示,蔡運升,字品山,品珊,原籍為鳳凰城羊圈子胡同。曾任浙江巡撫衙門文案委員,中學校長,黑龍江省都督府參事,行政公署秘書長,民國初年任北京政治議會委員、黑龍江省政務廳長等職。1928年6月,周恩來等前往莫斯科參加大會,途中被特務盯梢,蔡運升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調派專列護送周恩來等到達目的地。抗日戰爭勝利后,蔡運升被安排為中央文件文史館工作。“喜吾鄉有此名山”題刻為蔡運升回鳳城探親時所留。

沿路而上,在佛池旁的石壁上,又見“天高氣清”和“萬家生佛”兩石刻。據《山志》記載,“天高氣清”,是1929年原住安東縣的日本人影山常五郎所留字。“萬家生佛”落款為偽滿洲國宮內府司法部大臣馮涵清題。此石刻中“萬家生”三字曾出意外崩掉,后來進行了模擬修補。

在“山高水長”石刻的對面,亦有一尊孤石,上刻“亙立中天”,其筆勢凝重,給人以端莊富實之感,群峰昂然聳立,心意爽然。此石刻為東北軍陸軍第十七師某連連長關少泉所題,時間約在民國初期。

在斗母宮旁,一尊高大的孤石上刻有“出類拔萃”,落款為“陳濟清書”。該石刻筆畫遒勁,圓潤。據《鳳城縣志》記載,陳濟清,名明忠,河南人,列職軍門,曾于“同治九年來鳳剿匪,應即此事留題”。

此石的背后,還有一首題詩:化開天險,盤亙金歐,峰巒高矗,京垓春秋。落款為“民國五年康德俊題”。康德俊,名德俊,字選三、宣三。1883年生,居鳳凰山下老爺廟村東果林子堡。曾于鳳城四區、三區任區官,民國時期任鳳城縣警察事務所警務長,奉天省參議員。1932年7月至1933年8月任鳳城縣縣長。

藥王廟舊址右側石崖上的“東地瀛洲”石刻,落款時間辨認不清,只有題字人“徐宗順”可辨。從相關資料推測,大約在清乾隆六年題留。徐宗順,資料信息不詳。

在碧霞宮前,被樹陰掩映的一尊巨石上,刻有“嘯傲煙霞”四個大字,落款為“乾隆六年四月九日管理鳳凰邊門事物外郎福成書”。福成,沒發現資料記載。但“嘯傲煙霞”應是鳳凰山最早的石刻之一。

在碧霞宮臺階旁的一孤石上,有“鴻爪留痕”題留,落款為:“光緒乙丑來游,距今已三十八年,留數字以志歲月,民國十八年,丁卯五月,題詞人漢章喬賡云”。傳說當年唐太宗來到鳳凰山,其下屬用木棍捅鳳凰窩,導致鳳腿受傷,鳳從鳳凰洞中飛出,落在孤石上后,又奮力飛走,鴻爪將孤石的一角抓掉,留下一道抓痕。但題留石刻之人沒有資料記載。

在鳳凰洞口一似鳳凰蛋的圓石上,題有短語:“佛之洞天,我之守土,唯佛與我,長此終古。”下款:“宣統元年南海淡國桓摩崖”。淡國桓,字鐵隍,1906年7月至1909年3月在此任職。(待續)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影院a小清新 - 百度我要色综合成人伦理播播影院伦理片午夜伦理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